别了,硅谷人的黄金时代?

2022-11-24 11:41 来源: IT之家齐鲁经济网

在时代的洪流下,普通人是不安的,是无力的,是无助的,是自救的。

凌晨1点45分,陈珏抬头看了看下面的桌子,但仍然感到清醒。

今年年初,刚刚毕业的陈珏通过了Meta的面试,成功进入Meta的硅谷总部拿到Offer的当天,她开心地发了一条朋友圈,对即将离职成为Metamate异常兴奋

可是,在她入职后不久,硅谷的整个行业氛围开始一落千丈,Meta的股价不断下跌,直到前几天她在新闻上看到Meta即将开始大裁员。

否则将影响超过10,000人这些话立刻让陈珏心烦意乱同事们也炸了,大家都在转发各种媒体和论坛的消息,焦急地询问信息真假可是,直到媒体称Meta将正式发布该通知的前一天,公司内部仍是一片沉默

消息称,硅谷时间凌晨3点,Meta将正式发布裁员通知有他们自己的吗陈珏很紧张

早上5点25分,陈珏从浅睡中醒来我睁开眼睛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查看邮件果不其然,未读邮件中有一封扎克伯格写给所有员工的信:Meta裁员11000人,从早上7点开始,每位员工都会收到一份个人通知

读完邮件后,陈珏几乎醒了躺在床上,我开始用手机刷一些其他公司的招聘信息,想着如果被裁了我下一步该怎么办7点02分,手机提醒她收到了公司的邮件她深吸一口气,点击打开它你的角色不受梅塔裁员的影响这几个大字映入她的眼帘,陈珏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她也知道,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11000名同事被告知将离开公司。

自2022年以来,全球已有1150家公司宣布裁员,受影响人数超过21万在即将到来的假期中,今年的硅谷没有了往日那种欢乐轻松的气氛,一波裁员的阴影笼罩着各大科技公司

有人说,这是时代的洪流。

当我们放大镜头,会看到在这股洪流中,有人溺水求救,有人挣扎求生,同时也有人乘风破浪,在寒冬中一路逆风前行每一个冷冰冰的裁员数字背后,都有难忘的经历和鲜活的普通人

"当潮水退去,我成为第一个裸泳的人"

和陈珏一样,伊恩也是Meta的一员,但不幸的是,他并没有在这次裁员中幸免于难。

再过25天,伊恩在梅塔就整整一年了之前团里说好大家聚一聚聚餐庆祝,没想到,告别会突然提前来了伊恩这次所在的集团,9人中有5人被裁,剩下的4人很可能会被调到其他业务部门

我直到现在还觉得挺尴尬的一个多星期前,大家还在一起办公,在公司群里有说有笑,现在连群都没了对伊恩硅星人说道

最让伊恩感到压力的是身份问题由于他目前是H1B工作签证的持有人,这一解雇意味着他需要在正式辞职后的60天内找到新的工作

四个月补偿,每多工作一年加两周工资,六个月医疗保险,1月13日起生效虽然Meta给出的薪酬方案相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已经很优厚了,而且也给Ian留了三个月左右的求职时间,但是目前的市场环境并不乐观,Ian完全没有想法

一方面,最近裁员的科技公司太多了,很多公司相继冻结招聘大量有经验的技术人才涌入市场,竞争骤然加剧另一方面,此时假期即将来临按照以往的惯例,年底各大公司的招聘节奏和文件处理效率都比其他时间要慢,这对于这些身份有问题,被诅咒了60天的求职者来说,无疑是极其不友好的

60天不仅仅意味着你需要获得Offer,还意味着你必须完成所有的签证转移和就业程序除去节假日和证件办理时间,实际留给我们找工作的时间很短

Ian告诉Silicon Star,得知自己被裁员后,难过已经来不及了,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刷题了但是,他想去的公司大多都有冻结招聘目前他只能请人帮他推,或者看看一些创业公司的机会我现在的目标是在圣诞节前上岸,这样更安全

的确,巨头们最近似乎日子不好过就在Meta大裁员之后,亚马逊立即拉开了万人裁员的序幕,并宣布裁员将持续到明年第一批裁员主要针对包括Alexa和Echo在内的家用设备部门刚入职半年多的大牛不幸首当其冲

虽然不存在伊恩那样的身份问题,但这次被辞退还是对丹尼尔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几个月前,在成功从亚马逊拿到一个大包裹后,丹尼尔迅速向女友求婚他们一起贷款买了一套公寓,还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 Y来替换旧车正常工作的话,扣除房贷,车贷,日常开销,小两口还有点结余,生活还算滋润

如今,他们对突如其来的裁员有些不知所措这次亚马逊给了受影响员工60天的内部调动机会,工资会在60天内发放但如果60天后还找不到组,就意味着他要正式下岗了届时,他们将不得不面对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其实我之前找工作的时候,在亚马逊和另一家创业公司的offer里犹豫过后来我也选择进入亚麻,因为我觉得大公司更稳定,更安全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裁了现在公司内部所有团体都在保护自己找机会不容易丹尼尔无奈地说说真的,我现在压力很大

在寒冷的冬天,没有人是绝对安全的

事实上,在硅谷目前的裁员潮中,受影响的不仅仅是那些入职时间短或者业绩不好的员工在很多公司,裁员更像是一场无差别的大屠杀只要你的业务集团公司不想要了,不管你是副总裁,主管,经理还是普通员工,不管你工作多久,业绩考核多好,谁都不能幸免

在我们公司的裁员中,让我印象深刻或者说让我吃惊的是,我感觉很多根本不应该裁员的人这次都在名单上经历了Snap两个月前裁员20%的Jojo告诉Silicon Star有几个被裁的老员工对公司业务了解很深,技术水平也非常高,应该轮不到他们被裁

但是回过头来看,Jojo觉得这一切可能不仅仅和个人能力有关很多公司在实施大规模裁员时,其实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研究每个人的能力,而是会从优化整个公司效率的角度来决定去留而如果恰好你所在的群体目前对公司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那么你很可能会受到影响

在Snap的裁员中,Jojo自己的业务被彻底关停,集团里从技术人员到产品经理几乎没有留下回忆起那天裁员的经历,Leo觉得可以用几个字来形容:冷静,迅速,甚至残忍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三,早上起来看到一个视频会议的短邀请,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时候整个流程都很规范我留了个人邮箱,告诉了赔偿方案,看了一些法律文件才结束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那一刻真的到来时,我还是觉得有点失落会议结束后,Jojo想和组里的同事说再见,但还没来得及开始写资料,他的电脑权限就被迅速冻结了

这真的就像灭霸打了个响指,一个接一个的人开始从公司集团消失而这种没人活的氛围,在Twitter后来的裁员大戏中更加浓烈

自马斯克宣布将接任以来,Twitter的裁员计划备受关注当时盛传Twitter的员工会失业

虽然最后官方公布的是50%,但裁员后自动离职的,实际上差不多是75%Twitter幸存下来的中层技术经理Alex告诉Silicon Star不过,很多细节并没有外面传播的那么夸张比如传言马斯克打印每个人的代码,看行数决定去留

实际情况是,大约在裁员前两周,马斯克从特斯拉抽调了一批工程师到Twitter进行不同级别的面试首先,检查从高级经理和副总裁开始,然后扩展到高级工程师和主管,然后在这些面试中表现良好的工程师推荐其他工程师基于大家的面试表现,我们淘汰了一批人,暂定留下一批人然后由这些留守人员牵头,各部门按照重要程度对人员进行排序,拟定名单

其实Twitter的裁员并不是突然开始的,只是涉及的范围太广,所以并没有把消息传递出去因为只是部门经理级别的,这次削减了90%左右亚历克斯说

虽然Alex之前已经知道自己不会大概率受到影响,但是当裁员开始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当大楼要倒的时候,每一个普通的个体都是那么的渺小。

他记得,在那个周四下午,Twitter员工陆续接到裁员通知的时候,大家开始在Twitter内部的各种Slack渠道给同事朋友发告别短信一瞬间,敬礼和爱的符号充斥了整个屏幕,但与此同时,频道里显示的人数却一个个减少

这次的困难情况太多了有刚知道怀孕的,有还在休产假的,有刚贷款买房的,有刚结婚想让亲朋好友参加婚礼的...虽然留下来了,但是我们没有任何决策权,也无法为他们争取更多的东西那种无力感可能要真正体验过,才会有深刻的体会

但是裁员的故事不仅仅是悲观的。

虽然很多人都淹没在这股洪流中,但仍有一部分人并不那么害怕裁员,反而有些期待他们有的把裁员当成给自己放长假的机会,有的则在逆境中跳出自己的舒适区,为自己寻找更好的平台

接到Meta的裁员通知后,罗一舟为自己和家人订了一张春节回国的机票自从疫情爆发后,他已经三年没回过中国了转眼间,他的小女儿现在快两岁了,他觉得可以借此机会和家人一起回国看看父母

在Meta,罗一舟的小组压力很大,加班到晚上9,10点几乎是常态现在被裁了,他觉得反而可以给自己一段时间调整状态,春节后回美国再重新开始当然,罗一舟能有这样轻松的心态一方面,他拿到了绿卡,没有身份问题另一方面,10年来工作的积累,让他的家庭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撑至少一两年

据我所知,我的很多下岗同事最近都收到了猎头的信息虽然现在市场不好,但是硅谷还是有大量的科技公司在招人其实机会还是有的而且说不定等我休假之后,过了这个冬天情况就会好转呢罗一舟笑着说道

其实上一批被裁的人,很多都已经成功上岸了对他们来说,裁员不仅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经济损失,似乎还给了他们额外的红利

Snap是这波裁员潮中较早的一家公司当时被裁员工觉得自己运气不好,其他公司还在高薪扩招他们为什么会失业但现在回过头来看,觉得当时被裁无疑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压力肯定是有的,但说实话,没有焦虑其实公司裁员的消息从8月初就开始了,先是在论坛上,后来得到了公司管理层的证实Jojo回忆道,因为我们组的生意不赚钱,我们当时就猜到大概率会受到影响所以基本上从8月份开始,大家下班后就开始刷题准备面试

9月1日公司正式发布消息时,Jojo立刻无缝开始面试,很快拿到了Doordash,抖音,OKX等四家公司的Offer到目前为止,他身边90%以上的下岗同事都找到了新的公司,甚至有人拿到了比以前更高的薪酬待遇。

其实当时我们都觉得Snap裁员是个例,不是产业问题,也没想到事后情况会这么糟糕对于现在下岗的人来说,压力肯定比我们大但我个人觉得,只要没有身份问题和工作经验,上岸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目前,Jojo正在等待她的签证转换完成在这段相对轻松的休息时间里,他也在积极帮助身边一些受裁员浪潮影响的人链接工作机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尽量不要丢下任何人。

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硅谷的科技公司裁员愈演愈烈,目前也没有停止的打算根据裁员网站的统计,仅11月份以来,就有42000名技术从业者被解雇

对于最近受到影响的人来说,如何在节日来临之际尽快找到新的工作,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为了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目前,各个科技领域都燃起了篝火,希望和机遇正在寒冬中接力传递

打开LinkedIn,在那些因为被裁而正在寻找工作机会的帖子下面,总是充斥着陌生人对各种新工作机会的关心,鼓励和推荐信息匿名职场论坛Blind不仅为受裁员影响的人提供论坛浏览权限,还宣布即将推出科技职位招聘专区,帮助受影响的人尽快找到工作

与此同时,北美的华人社区也迅速行动起来在Meta即将裁员的消息传出当晚,同样是技术从业者,同时也是谷社区唱吧负责人的Victor,陆续成立了5个求职互助小组短短两个小时,这些群全部爆满,瞬间聚集了1000多名华人

让维克多惊讶的是,跨社区互助共同度过难关的想法几乎铺天盖地,每个人都站出来表示愿意在寒冷的冬天做点什么来帮助求职者很快,群里的平台从4个变成了8个,又从8个变成了15个...截至目前,已有19家平台加入这一互助行动,影响力覆盖整个北美地区

短短一周时间,互助平台的领导已经在云端开了好几次会大家的目标很一致:团结中国人的力量,帮助尽可能多的人

为了解决求职和招聘信息杂乱的问题,一些志愿者迅速制作了一个互助网站和LinkedIn主页,帮助人们交流和整理信息针对最紧急的签证身份问题,他们很快找到专业的移民律师进行专题讲座,解决他们的疑惑同时,大家还在策划一系列更有针对性,更细分的求职讲座和活动,比如Snap,Google等高级工程师发起的模拟面试平台等

跨社区团结行动LinkedIn主页醒来后

在同舟共济的背后,很多人开始反思为什么这波裁员来得这么坎坷。

在过去的十年里,科技行业经历了一个快速扩张的时期三年买房十年财务自由的神话,在硅谷似乎随处可见美联储疯狂印钞,科技公司大肆花钱扩张一个简单的生意,可能只需要10个人来经营,但在资本的狂欢下,最终招到了100个人员工晒着更大的包裹,沉浸在钱多事少福利好的甜蜜梦想中,以为这就是自己未来生活的常态

与其说是走向泡沫,不如说现在的科技公司是在偿还前两年无序扩张所欠下的债务不幸的是,当这个过程开始时,普通员工首先被推到了前台亚历克斯说话了

在这次采访中,几位受访者也向Silicon Star谈了自己的裁员经历,以及对目前同样在科技职场的朋友的一些建议。

无论是关于行业信息,公司业务信息,人事信息还是财务信息,随时获取信息都很重要知道的越早越多,对自己越好

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在工作中绝对安全和平淡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保持谦虚,不断学习,夯实基础,这样你就有了随时上岸的竞争力

做好家庭的财务风险控制和投资管理,最坏的情况下,给家庭留足至少半年到一年的现金储备。

放下你自以为拥有的行业光环,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把自己摆正努力提高自己在集团和公司内的影响力,积极拓展自己的人脉资源,不让自己成为被淘汰的第一选项

最后,当被问及是否认为裁员意味着硅谷科技行业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时,大家普遍给出了否定的答案行业有经济周期和起伏,调整是必然的只有真正经历估值减半,大规模裁员的痛苦,整个行业才能从之前的盲目狂热回归冷静和理性

伴随着这一波轰轰烈烈的裁员潮,科技行业的一个黄金时代可能暂时结束了,但大家也相信,当风暴过去,下一个更好的时代和机会还在前面在此之前,普通人需要做的就是:振作起来,活下去,等待

注:1受访者陈珏,伊恩,亚历克斯,乔乔,丹尼尔和罗一舟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燕梦蝶